设为首页 | 加入收藏 

    中国有句老话:远水不解近渴。望梅不能止渴,画饼难以充饥。就像庄子《涸辙之鲋》里说的那样,车辙中的鲋鱼先要有斗升之水而活命,你跟它说弄西江之水来迎它,它哪里受得了,不等于送它去枯鱼之肆吗。所以,对于一个吃了上顿没下顿的人,你让他去规划人生,他才懒得鸟你。但是,若这人有点存粮,比如家里有些鱼养着,便不去想着怎么去渔。这又出了大问题,鱼吃光了怎么办?出去撞大运?人无远虑,必有近忧。这种时候就必须得规划一下远水的问题了。


    对于企业来说也是如此,企业在生存线挣扎时,老板为找钱找项目忙得昏头转向时,你跟他说定方向定战略,他大概会说,跟我扯这些没有的干什么,下月开不出工资公司就得关门大吉了,有扯咸淡的工夫弄两个项目来是正经。这就是公司的活命哲学。


    多大的规划、大多的理想在生存面前都要低头。我一直不太相信那些历史上的底层出身的伟大人物一开始就有多大的雄心壮志。像陈胜这样的底层人物小时候说出:燕雀安知鸿鹄之志。我很疑心是史家的杜撰。刘备发迹前不过是以贩席织履为生计的贫寒子弟,虽然祖宗八辈是皇亲,从小怎可能有天子之志。南朝宋朝开国皇帝刘裕出身不过赌徒无赖,当兵是为了饱腹;朱元璋是因为和尚当不下去才去当兵。很多开公司的草根老板,最初也不过是想改善一下自身的处境,未必一开始就有把公司做到什么程度的想法。如果赶上一个好的时机,就像股市赶上好的行情,趁势发展起来了。有的眼界打开了,想法就来了;有的小富即安,得过且过。老板们的分水岭就显露出来了。当然,贵族出身的则不一样,李渊起兵那就是直接奔着化家为国去的。项羽指着秦始皇的麾盖说可取而代之也自有其贵族的底气的。那些一开张背后就带着雄厚资源公司自然跟草根公司不一样,自然直接去抢占高地。


    一个时代有一个时代的大势,有人创业时赶着大势了,近渴的问题解决了,依着惯性运转,错过了更上一层的时机。一则是日子还算安逸,年底一算账总是赚钱,二则改变本身就是一件痛苦的过程,熟悉的业务形态、熟悉的行业,熟悉的组织架构,出了一些问题,总是在这个基础上做一些缝缝补补,治标不治本。一旦大势没了,新的技术和新的业务形态带来的竞争迫近了。这时候掰着手指头一数,这才发现什么都没有攒下来,只能一头扎进恶性竞争的泥潭里苟延残喘了。


    所以企业在有点本钱的时候不去居安思危,不去定方向、定战略,时机稍纵即逝,被一个浪打在后面,再要赶超,岂是容易的事?兵法云:军争为利,军争为危,取长利而弃小利,故途有所不由、军有所不击、城有所不攻、地有所不争、君命有所不受。有时候公司舍不得丢下一些坛坛罐罐,有时候这山望着那山高,有时候迷失在路途,有时候又受到各种诱惑,没有坚定方向,清晰路径。虽有战略也难以达成。有的老板有一种浪漫的诗人情怀。可上九天揽月,可下五洋捉鳖。脑门一怕,十年战略,五年规划就出来了,每年下来的指标吓死人。销售倒也好,死猪不怕开水烫,你下多少我接多少。反正都知道是老板在放卫星,满足一下自己的虚弱心就行了,如此战略还不如不要,何必庸人空自扰。


    有人创业的时候赶上大势不好,一头扎进来了,原先的行业格局已基本趋于稳定,地盘都被别人瓜分光了,夹缝中求存活。想要用正常的方式去攻城略地太难了,就得兵行险招,以新的商业模式去撬动和打破市场格局。从另一个视角来看,大势不好的时候,也是创业另一个好时机。这时候往往可以出其不意打破壁垒,重新洗牌,新入者可以迅速的进入。


    人们说,商场如战场。可是战场上的军事指挥员至少还有一份军事地图,根据情报可以了然敌、我、友的基本态势。但商场中很多中小企业的管理者头脑中连这么一份图都没有,整个行业的图景和敌、我、友的坐标都找不到,如同没有整个棋盘,便无从从全局落子。很多情形是在前端,为了一个个的项目残酷的肉搏,在局部厮杀的昏天黑地,再也没有剩勇走出去。